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原)最后的军礼“续一”  

2008-01-29 09:58:07|  分类: 军中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最后的军礼“续一” - 寒文 - 虎狼兄弟连---寒文欢迎您!


           经过三个月夜以继日的摸爬滚打,每个人的脸晒黑了、身体结实了、军装破了。全班的战术配合及各个科目全部按要求达标,班队列整齐划一士气高涨。参赛的日子终于到了,全师各团参赛队伍奉命集结于师部,进行了各项科目的比赛,我最喜欢的科目“60米对抗赛”在46团的射击场开始了

     老天好像有意在考验我们。天空下起了小雨,下下停停。随着师部马参谋的一声枪响,两个参赛队伍在60米的起跑线上,像两支利箭一样射向前方的靶台.奔跑中,伴随着泥泞的雨水,有的战士摔倒了。对抗赛是对每个人的战术动作、精度射击、快速反应能力、及体力和耐力的综合检验和考核。

     一次次的冲锋奔跑,卧姿装弹、枪声连续的响起,六毫米厚钢板人头靶,一个个的被击落,起立验枪,退场,战士的体能在迅速的下降。最后只剩下我们与47团的两支队伍,站在了最后的起跑线上。最后一次的冲锋在我干掉了三个钢靶后,一支裁判员的小红旗果断的压在了我的枪口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按规则你已经阵亡停止射击退出比赛。”抬头看着眼前的裁判竟是我儿时的发小,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贾彬!”这小子一脸坏笑的望着我,用从未有过的庄严口气、向我下达了上述的命令。望着他瘦瘦的身材上,穿着让人怎么看都不协调的、上黄下蓝四个口袋的干部制服,吸着他递来香烟的同时、暗暗恨的我牙痛。自从他调到师部后我就很少见过他!

     随着起立验枪的口令,我知道这场激烈的对抗结束了。这一轮我们输了,不是输在别的战术技能上,而是输在了体能上。提前一至两秒的射击时间,对于一个精度射手来讲足够了。47团的老铁,在班用轻机枪100米射击上,弹着点不超过15公分。没说的输的服气。随后喜讯传来:在六零炮简便射击中,我班靳书军;以三发全部命中目标的好成绩,拿下了全师第一名。

     穿着被泥水湿透的军装列队完毕后,又进行了最后一次的验枪。回团后,老首长对这次的参赛进行了最后的讲评,我班以全体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获得亚军,其实我知道,他并不是很开心,军人的荣誉永远是第一而不是第二。每个人都进行了自我讲评:我深刻的体会到;军事技能和体能同样重要的含义。

     按惯例!该是每个人归建的时候了,这意味着相处了三个月的战友就要分手了。这时我们又接到上级命令,我们这个班原建制不动,全体待命准备执行特殊任务,配合地方公安机关进行全国第一次“严打”!同时我团接到了师部命令,派我去49团进行一个月的集训,我知道那是干部教导队。一个月后我拿着优秀学员的证书回到了团部。

     紧接着严打开始,同时接到上级命令:“所有参加执行任务的战士,不许打电话、不许写信、不许向熟悉的人透露消息、不许请假。”已经入库的武器装备全部配发个人,每人两个弹夹全部实弹配发。配发的枪支也全部换成了五六式冲锋枪。

     在公安与我们的联席会议上,上级具体的布置了任务。我们班被划分为三个战斗小组!我和两名战士与一名公安局的倪警官编为一个战斗小组,到我团南部驻防最远的一个连队去抓捕两名地方犯罪分子。在一个离连队三公里远的地方,我选好了设伏的地点,这是对方唯一的一条通道。头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在感觉紧张的同时又有些兴奋,真不知道要蹲守到什么时候......

     在我用手势告诉他俩在此隐蔽不动的同时,我自己进行着区域扩大搜索,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我迅速的用战术动作规避前进着搜索,这时在我的前面突然的多出了一些陌生的土堆,我职业性的正要卧倒进行观察,我突然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借着淡淡的月光,我发现这是一些故者的坟茔。我的头发紧紧的立了起来,我走错路了。我在心中默默的向死者说了几句打扰的话,然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速的撤离了。

     接连的蹲守了几个晚上都是无功而返。又是一个设伏的夜晚,我们三个成品字形的脚南头北的卧倒在地上,这时已经是午夜的一点多了。天上只有点点的星光还在闪烁着。远处不时传来的几声猫头鹰啼叫,使这方圆几公里的旷野上,更加寂静的慎人。我用手势示意其中一名战士执勤警戒,我和另一名战士睡一会。连续几天的蹲守,使我们都感觉非常的疲倦。

     才睡上不到10分钟我就被捅醒了。一名战士用手势告诉我:“西边有目标出现了。”我的神经顿时紧张兴奋了起来,倦意立刻全消。这时我听到急促的脚步声,由西向东迅速的走来。在这没有任何声音寂静的夜晚,猛然的听到这急促的脚步声,让人感觉有说不出来的恐怖。一名战士用手势问我是否出击?我做了个不动的手势。当两人的脚步贴着我们的头皮走过的时候,我打了一个背后出击的手势。我们错误的没有立即实施抓捕,却反而对着他俩的背后大喊一声:“不许动!”现在想想真是可笑,这可能是那个年代革命题材的电影看多了。

     深夜里突然听到一声大叫,其中的一名犯罪分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大叫一声坐倒在地上。另一名犯罪分子的心理素质非常好,并没有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举手投降,只是迟疑了一到两秒的时间。这时我看见他的身体在迅速的左转右臂猛的上扬,我口中骂着什么身体立刻像弹丸一样弹了出去。右膝上扬猛烈撞击在他的左肋骨上,他的身子随后被我撞飞了出去。我狂扑到他的面前,对准他扬起的头部一脚踢去,我听到了他下颚骨碎裂的声音。

     几秒钟的时间生死进行了换位。我刚从他手中拿过了匕首,还没等细看,这时,另一名被吓倒在地的罪犯,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超级反应的几个前滚翻脱离了我们最佳有效的抓捕距离。另外两名战士立刻像虎狼一样的冲了上去。在最后的抓捕中,罪犯戏剧性的从腰中抽出了一把军刺,两名战士只好重手将他格杀。就在这前后十几秒的时间里,我们经历了生死立判的换位。那一年我才二十一岁。幸运的是,我们三人零伤亡的完成了任务。那时我们同样的也经受了像《士兵突击》中“许三多”那样的痛苦心理过程。毕竟是和平年代了,时间虽然过去了整整二十五年,在此我还是不愿意披露另外两名战友的姓名!

                                                       ------------(原)最后的军礼“续一” - 寒文 - 虎狼兄弟连寒文欢迎您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