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东四少 第二章  

2008-12-04 15:49:36|  分类: 磨笔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关东四少 第二章
                                                                                         军中六哥


        关外的盘锦地域,过去大部分为广宁所辖。根据《盘锦县志》记载,明洪武二十七年置广宁右屯卫所于此,在明朝的版图上, 右卫是个古老的城镇,古称右屯卫,俗称牛头卫,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早在二千多年前的东汉初期就有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了。

    在辽锦这个东西走向的、满族人居多的古镇上,旗人虽说已经进关多年,但是关外的旗人,还是习惯于早睡早起!天还尚未大亮,这时,大多数的人家都已生火做饭。土胚和青砖砌就的烟囱上,向上冒着袅袅的炊烟!

    一条长长弯曲的土路上,策马奔驰着两个、一灰一黑的人影。这两人双骑,远远的卷起了两道白色的尘土。一匹枣红马的背上,跨马奔腾的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关东汉子,在枣红马上下起伏的奔腾中,真的是威风凛凛。身着敞开怀的、深灰色的东北军大衣,头上戴着一顶棉军帽,两道浓浓的剑眉下,长着一双虽说不大、但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的眼睛上,挂满了白霜。脸色红润的一张四方脸上,微微的紧锁着眉头。脚蹬一双乌黑铮亮的高腰马靴,双脚轻磕着跨下的马腹,不时的回头、向骑在白马上一个十八、九岁、看起来精明强干的小伙子说着什么。

    两骑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镇子的西头。虽说是大清早的,但街上也有了不少的行人。枣红马上的关东汉子,伸手提了提手中的缰绳,使跨下的枣红马,抬起了奔驰的双腿,高高的扬起了马头,咴---咴的、长长的嘶鸣了两声,顿时放慢了奔跑的速度。“黑子,回家报信,我和老少爷们打声招呼!”枣红马上的关东汉子向跟随的小伙子高声的吩咐着。“好了六哥!”白马上的黑子,口中喊了两声:“驾---驾!”策马向镇东奔去。

   “六子,回来了?”行人中,有人不时的喊着枣红马上汉子的乳名。“哎,老婶子,我回来了!”

   “快回家吧,你媳妇给你生了个儿子!”“知道了!”汉子笑脸的答应着!“小兔崽子,还在这儿得瑟啥,你爸都等急眼了,还不麻溜的滚家去!”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疼爱的笑骂着骏马上的汉子。“二爷爷,我就不下马了,有了空咱在打唠!”口中回应着的功夫,一人一骑已跑出了老远!

     “爸、三叔,我回来了!”枣红马上的六哥,跳下了马背,伸手将马缰绳、递给了站在门外等候的黑子,口中向院内高声的喊着!

    两扇朱红色的大门,早已敞开!老三朱志远、张妈、岚儿一干人等,早已在院中等候。六哥一步跨入院子,边走边脱下身上的大衣,一把扔给了岚儿,然后快走了两步,和朱志远紧紧的拥抱在了一块儿。“三叔,你老可想死我了!”朱志远将紧拥的小六子向外推了推,双手搭在了对方宽厚结实的肩膀上。一双亲切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着这个亲如儿子的军人!“六子,快让三叔好好的看看你!”嘿嘿的笑着的同时,口中轻轻的、爱怜的骂着:“妈了个巴子的,长高了,也长结实了!”一双老眼在低语中湿润了起来。

   “三叔,我给你老带来了两瓶奉天的好酒,一会咱爷俩再打唠。我爸哪?”“等你哪!”朱志远扭头向上房呶了呶嘴,“快去吧!”

   “嗯!”口中答应着,扭身向上房跑去。

    来到门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然后举手轻叩了两下房门,“是毅夫吧?进来吧!”屋中响起了王天啸不高不低、威严的声音。听到屋内老父的招呼,被称为毅夫的六哥推门走进了正堂!

    坐在堂中红木椅子上的老爷子王天啸,抬头看着已经快一年没见的爱子,威严的目光顿时柔和了起来。望着身着深灰色毛呢军装,武装带上左右两侧双枪的儿子,口中不紧不慢的问着:“你捎信儿说团长提拔你当了他的贴身警卫排长了?”

   “是的!”说着话的六子挺了挺胸部。“团长喜欢我的功夫,我又救过他的命!”

   “嗯!”老爷子王天啸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坐吧!别荒了功夫,关键的时候能救别人的命,也能救自己的命。”赶过来的张妈端给了六子一碗茶水,六子喝了一口,“张妈,有凉点的吗?我渴了!”

    老爷子王天啸一摆手,“六子,你回房喝去吧,快去看看你的儿子,有话回头说!”六子如释重负的、立马的从刚刚坐下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我走了爸!”

    从老爷子的口中我们知道,被称为六子的军人,名叫王毅夫。

    王毅夫快步的回到自己的房中,看着自己的妻子,正在那儿温馨的、给自己新生的儿子喂奶。高兴的口里喊着儿子,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抱妻子怀中的婴儿。妻子笑容可掬的、一脸爱意的打了一下王毅夫伸过来的双手,“六哥,你才从外面回来,身上冰凉的,暖和一会再抱吧!”

    “六哥,喝碗热水暖暖手!”岚儿口中喊着,伸手递给了王毅夫一碗热水。王毅夫一摆手,“等会,太热!”口中说着,弯下腰看着自己才出生三天的儿子。边看边说着:“慧澜,儿子怎么长的这么黑呀?嘿嘿,眼睛长的像你,别的地方都像我!”

    听见王毅夫这个话头,一傍的岚儿可打开了话匣子了。“你不知道哇六哥,小家伙才生下来的时候,可吓坏李婆婆了。黑黑的、包裹了一层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哭了几声,再就没哭过。平时也不闹人,吃好了就在那睡觉。真的又省事又招人稀罕!”

    王毅夫微微一笑,“岚儿什么时候嫁人哪?你这么喜欢小孩子,有合适的人家赶快的嫁了,到时这儿就是你的娘家!”

    岚儿扭捏的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喊着:“二小姐、澜姐,你看六哥呀!”

    呵呵!“姑娘大了早晚是要嫁人的,你总不能在我身边呆一辈子吧。你七岁到我老韩家,现在也是十六、七的大姑娘了,我们旗人结婚早,要不是跟着我,你也早就有了人家了!”

    慧澜嘴里说着话,将怀中的婴儿递给了王毅夫。王毅夫接过了才吃完奶的儿子,伸过自己的大脸贴了上去,“我当爸爸了,我有儿子喽!”口中开心的说着!

    “六哥,你回来了,给孩子取个名字吧。”慧澜嘴上说着!

    “拉倒吧!我才认得几个大字,还是让老爷子和七叔给取吧,七叔他熟读四书五经,又接触过洋务!”

    岚儿机灵的从王毅夫手中接过了小家伙,将小孩子抱进了里屋。

    看到岚儿不在身边,王毅夫坐在炕沿上,伸手摸了一下火炕的温度,然后将妻子紧紧的、一把抱在了怀里,“慧澜,我不在家,忙着军务,苦了你了!”

    慧澜将脸紧紧的投入到男人宽厚的怀中,眼睛湿润了起来。片刻,抬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六哥,我在家没事的,我就是想你。你不用惦记,有咱爸和岚儿在我跟前,大事儿小情儿的也用不着我。”

    嗯!”王毅夫口中应了一声,“让张妈吩咐灶上给你做点好吃的,别亏了身子!”

    慧澜伸手拢了拢男人的头发,“你整天的、枪里来炮里去的,真的让人担心哪。要不这兵咱不当了好吗?我真的怕万一有个好歹的,咱儿子才生下来就-------”

    说着话,慧澜抱紧了男人,眼泪掉了下来!

    王毅夫紧锁了一下眉头,双手擦拭了一下儿慧澜俊俏的瓜子脸,“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在这乱世,手中有家伙,心里面踏实,别人也不敢动你。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团长待我也不薄,我怎么能拔脚就走啊!”

    王毅夫嘴上说着话,伸头在慧澜的脸上亲了一口。慧澜的小脸红了起来,随后,破啼为笑的点了点头,“嗯!我听六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