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血色浪漫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再见了我的母亲河  

2009-03-26 01:03:52|  分类: 靠山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了我的母亲河 - 寒文 - 虎狼野战营三十年同窗之情的聚会在欢歌笑语中曲终人散了!此刻,我的心中隐隐的留下了一些失落。沧海人生,昔日的儿童,已被岁月打磨的道道山梁。看着他(她)们一个个远返归途近程归家还有那渐渐淡去的身影,我的脚步却是那样的迷茫!

   家这个字眼,在此时感觉别样的澎涨!十年前那个凄冷的冬天,包裹了我三十七年最温暖的棉袄,被那一场无情的暴风雪撕碎了,家也在风雪中被掩埋了!站在北大荒家园的十字街上,心中隐藏着阵阵的刺痛,从未感觉人生如此的孤单。

   看着越野车外快速闪过的白桦林,心房撞击着滚动的车轮。我的母亲河、龙河!我正一步步的向她走去。看着我沉思的目光,同是母亲河发小的同学小波,跟随着我的记忆,英俊的脸庞上,充满着清澈祈盼的目光。

    现在的交通和路况早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从家乡到母亲河开车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想起儿时每次回母亲河,都要花费两天的时间。在讷河留宿一夜之后,再搭乘每天仅有的三次班车,才能回到我的母亲河。

    龙河!一座干净整齐的小镇,在我百感交集的心绪中,缓缓的张开了她温暖的怀抱,亲切的拥抱着我这个离家的孩子。当我要从儿时蹦跳玩耍的小路进村时,小波坚持的将我一直送到龙河边上的小村庄、靠山屯!

    目送他远去的车影,我站在村边上,久久的凝望着妈妈带我走过那条多次的小村路。那一道道垅坎,几十年了依然还在那儿弯曲着!

    踩踏着脚下新修的村村通水泥路,在陌生中感慨着旧日的亲切。“卖鱼喽!”在这粗门大嗓的吆喝中,将我一下子拉扯到了儿时的记忆,小时候一听到这吆喝声,我就会扔下手中的黄泥土,顾不得还未能完工的黄泥雕作,一溜烟的跑着,口中喊着,“姥姥,卖鱼的来了!”每当这时,姥姥都会开心笑脸的出来满足我的愿望买上几条小鱼,最后,在我的再三坚持下,卖鱼的都会给我几只小河虾,安慰我童真的渴望。吃鱼在我的童心中已是排据在后了,我太喜欢看着鱼儿河虾戏游的舞姿!

    泥土妆脸,童心金不换。鱼歌唤旧日,归来是中年。

    “爷爷,爷爷!”看着村中那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手中拉扯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在小女孩的呼唤中,正在说着什么。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走到他跟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和我同年的儿时小伙伴吗?“泉子!”听到我高声的呼喊,儿时的伙伴,缓缓的直起了僵硬的身子,看了我一眼后,两双手紧紧的抓在了一起。“快叫爷爷!”泉子拉过了小孙女,女孩一点也不怯生的开口叫了两声爷爷。我弯腰抱起了小女孩,望着她稚嫩可爱的小脸和脑后的小辫子,心中涌动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唉!” 我们都老了。”听着这一声无奈的叹息,我慢慢的放下了可爱的“小孙女!”在泉子的身上再也看不出往日儿时那丝毫的虎威了。“你是回来看我韩娘的吧?”听着发小这亲切的称呼,我强忍着心中的酸痛,“嗯!”我在姥姥家这儿的辈份很小,如果说论起来,儿时的发小基本上都是舅舅和姨的辈份,不在大人的面前,我们都是平辈相称!在这儿我生活了16年,大家都知道我姓韩,我的父性无人问知!

    “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那一辈的老人几乎都不在了,现在认识你的人也不多了。”当我提出让他带我前去母亲河游玩时,他的话让我心凉了半截,“上游截流筑坝了,现在的龙河水,只有小腿肚子这么深了,水中没啥玩艺了。”儿时心中最美的蓝图,在这一声声的叹息中被撕碎了。我伤感的和他告了别,走进他西院我小姨的家中。

     小姨早就看到我和发小在说话,一直微笑的在等候我。听到我没精打彩的说着我心中的母亲河,小姨也是叹气连连。“我要出去走走。”小姨知道我是去看望长眠于此地的姥姥,我拒绝了小姨的陪同,我想一个人和姥姥说说话。顺着儿时走过多次的、和关内相比称不上山的山路,我找到了姥姥安息的净土。我就那样久久的伫立在那里,和姥姥说了好久----好久!

     再一次的告别了姥姥,我信步游缰的在这一片净土上走着,看到一个个安静的故人,这其中有几多亲切的长辈,也有儿时的发小。告别、告别,人生就是这样永不停止的告别,告别的我心一次次的破碎!

     我心中两个最最温暖的家,如今已是荡然无存!上苍既然安排我做个一生的游子,我无法重择!男人在这个人世间,最应当尊重的就是女性。男人从她们身上残忍的掠夺着所有的情感,女性则默默的一直的在给予着。

     谢绝了好友派车接我的诚意,我带着童年所有的记忆,再次的告别了我的母亲河、龙河!顺着亲情永远镶嵌的小村路,我慢慢的走着,一次次的回首望着我的小摇篮,我的小童车!

     青山围故土,百合清泪守香烛。梵音唱诵风雷祭,书童奶声浓。        文/寒文  (图片自拍于龙河)




      再吻母亲河 http://hanwen1962.blog.163.com/blog/static/57920804201051784732558/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7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