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沸腾的靠山屯  

2009-03-30 16:04:36|  分类: 靠山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 - 寒文 - 虎狼兄弟连寒文欢迎您

          坐在家中刚泡上一碗喷香喷香的日照绿茶,还没等着喝,就听着隔壁李大妈砸的我家房门一阵山响,我打开房门一看,李大妈操着一口的大连方言,“你小子怎么事儿,你听不见吗?”我急忙的笑脸说着,“大妈好,您老吉祥!”接过她递给我的一封邀请函一看上面的落款是:“大萝卜村”我这心那,光顾着看了,也没接着招呼李大妈,李大妈嘴上嘟囊着,“彪乎乎地!”扭身回家了!

     这两天因为中国那几个大彪子繁体汉字中华元的提案,正让我生气哪,听着李大妈说我彪,我心中安慰着自己,“那几个人大代表比我还彪哪!”打开“邀请函”就看到了上面让我心跳一下子上涨了一千多下的内容,我知道:“大萝卜村”为了打开市场在新形式下后改的名字,原名叫“靠山屯”我的发小现任村长,听说他走集体所有制路线,这些年“靠山屯”在他和村干部的共同领导下,已经实现了真正的社会主义框架下,共同致富的目标。

     拿着这封“邀请函”左右看了多次就是舍不得放手,这人年龄一大,就特别的想念儿时的发小,特别怀念“靠山屯!”打开衣柜找着回“靠山屯”穿的衣服时,看着衣柜中的衣服,想想还是穿迷彩服好了,记得我参军临别时,哥们哭的两个眼睛好象是金鱼,他一是舍不得我,二是参军没走成,原因就是成份高了些。

     知道哥们喜欢喝点小酒,我到好哥们《嘉龙》酒厂装上了几箱济南有名的好酒,开车奔着故乡“靠山屯”绝尘而去!

     有诗为证:

     春风柳绿鸟儿叫

     游子笑容喜眉梢。

     虽说五岳知名早

     怎比屯中神泉妙。

    “靠山屯”依山傍水,民风淳厚,由于村中得上天所赐,有五池上古神泉,“靠山屯”的村民个个精气神十足,男人个个英俊洒脱,女人个个美貌如花。根据县志记载,最高寿辰有活到108岁的老人,村中在明洪武年间,曾出过一位官至兵部尚书的高官!

     经过一天一夜的奔驰,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赶到了大“大萝卜村!”还没等进村,我老远的就听到村里大广播喇叭在那放着,《社员都是向阳花》这歌听着老亲切了。哥们带领村中的儿时发小,还有先期赶到的默然、疯华正猫、设计人生等众多的朋友,早在村口等着我了,好家伙,众兄弟亲近了一会,社员哥们神乎其神的和我小声的说着,“文哥,给你一个惊喜,一个你做梦都想不到的人回来了。”我这人天生就是个急性子,急忙的问道:“说呀,到底是谁?”默然、疯华正猫、设计人生等在旁边一阵的偷笑,我可是着急了,扔下这几个家伙一溜烟的向村中窜去。

    社员哥们在后面嘴上急的喊着,“文哥你慢着点啊,你现在回村都找不到北了。”才到村《神泉宾馆》门口,就看到村妇女主任斜栏和一大帮子资深美女,在哪儿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我急忙上前打着招呼,“斜栏主任好!”主任斜栏捂着嘴一阵子的坏笑,“哈哈,你不就是从大萝卜村出去地那三娃么,出去两天喝点洋墨水,经历九九八十一滴得瑟终于回咱大萝卜村了?别主任主任的,你还是叫我的小名三妮吧,听着亲近。”社员哥们没等我接话,一把扯着我就向《哥们酒馆》跑去,嘴上说着,“有功夫再唠啊。”

    我才一进《哥们酒馆》,就看见一个熟悉亲切的身影,在那儿弯腰往嘴中忙活着什么,我近前一看,原来是我原部队的前旅参谋长灞桥,我惊喜的、习惯性的上前大声的敬礼喊着:“首长好!”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报告声,灞桥吓的一哆嗦,嘴中的饺子叭的掉在了地上。人没抬头一窜骂声飞了出来,“你们他娘的要炸尸啊?”骂声中一张让我哭笑不得的脸面隆重开幕了,前首长人依然还是那样的英俊削傻,两道浓浓的剑眉下,粘满了桨糊,嘴角上还残留着喷香的村产酱油,一身迷彩服好象是才从煤堆中钻出来,脸上鬼斧神工的象是军演没擦净的伪装油。我知道他复员到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以他的能力和为人目前怎么可能这样,我递给他一张面巾纸口中边问道,老领导不是在写,《灞桥王朝》剧本拍摄电视剧吗?

    “嗯!可不是吗,这不为了节省两个钱儿,我亲自做道具,累的我没人样了。正拍摄到默然、雪小、疯华正猫、反攻倒算的时候,设计人生跑来说,由于我写的剧本,影射了有些领导的形像,一些亲日派说我杀小日本也就杀了,干吗还要抓日本娘们。没办法为了躲躲风头,多亏了社员哥们将我接来,都他妈的饿了三天了,我也就是比你早到了脚前脚后的功夫,这不,才吃上邂逅包的饺子,你小子就进屋了。“咦?邂逅也在这儿?”我不相信的问道,“这一帮子人基本上都到了,那几个白骨精也在。”灞桥首长总算是边说话的功夫边擦净了脸上的妆扮。

    “文哥好!”屋中响起了一连窜白骨精的问候声,小兰子脑袋上扎着五十六条小辫子,手指上涂抹着五颜六色的指甲油,脚上穿着一黑一白的两只靴子,说这是代表中华五十六个民族,黑白分明的人生达观。“寒文兄好------啊。”一声硬硬的还蛮好听的广东话钻了出来,不用看我就知道是诗人才女小茵子。还没等我答应,一个头上顶着高高的厨师帽子,穿着邂逅毛裤改织成毛裙的雨涵也从后厨钻了出来,上来拉着我的手可着劲的晃着,嘴上还不停的说着,“多谢寒文兄、寒文兄好,多亏听了你的话让我到后厨学习涮锅洗碗,在实习中我深刻的体会了什么样的厨具才能真正的走进百姓家。”我这还没张开嘴说话,门外传来两声好象是猪的哼哼声,我扭头一看,云卷云舒骑着一头我从未见过有一吨多重的大猪,在上面八面威风的喊着,“寒文在哪儿?”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晚宴在《哥们酒馆》一间装修怀旧纪念风格的大厅中开始了,四周粘贴着展示中国共产党,从南昌起义又到毛泽东和老一辈革命家领导下的共和国,自力更生,两弹一星的光辉宣传画,让人看着倍感温暖和亲切。不知何时,雪红、梦儿、燕子等一帮子白骨精英老师全都坐在了一块儿,嘴上嗑着瓜子,个个愁眉苦脸的丝毫找不到一点的笑容。

     社员哥们清了清嗓子:“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值此大萝卜村2009年共建和谐社会,迎八方亲人同乡会隆重召开之际,请允许我代表大萝卜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远道而来的贵宾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并致以诚挚的谢意!今天在座的各位来宾中,有许多是我们的同乡和老朋友,我们之间有着浓厚的乡情和亲情关系。我村在30年发展中,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老朋友们的真诚合作和大力支持。对此,我们表示由衷的钦佩和感谢。同时,我们也为能有幸结识来自全国各地的新朋友感到十分高兴。在此,我谨再次向新朋友们表示热烈欢迎,并希望能与新朋友们密切协作,发展相互间的友好合作关系。”“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此新朋老友相会之际,我提议:为今后我们之间的进一步合作,为我们之间日益增进的友谊,为朋友们的健康幸福,干杯!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社员哥们结束了他的官方欢迎词。小酒喝了几圈,人人口中都充满着激情,一帮子白骨精英老师也个个的说着开心和不开心的事儿,妇女主任斜栏说,“我的师范同学毕业后基本都做了老师,虽然改行,从政的也有不少,大多数人依然是做老师, 在众多昔日同学们的脸上我看到的依然是疲惫与沧桑.唉,做老师不容易呀!”

     另外一个陌生的面孔也说上了什么有人大代表提案,要用10年的时间恢复繁体字,这样有利于两岸和平,接着有人叹气的说,“要是这样中国从60年出生到90年出生的人,基本上又回到学龄前了,这么大的年龄在重学汉字,我们这老师还怎么教学生。”什么人民币要改中华元了等等!这时,就听“嘭!”的一声,吓得灞桥首长才伸出去要抓花卷的手马上的又缩了回去,“娘西皮,可恨,如果说这样还不如从头学甲骨文!”设计人生英俊的脸上气的是五官挪位,伸手抚了抚眼睛上的金丝眼镜,一边的说着,一边的搓着拍桌子震疼的书生手,在灞桥首长气晕了的眼光中,慢慢的又坐了回去。

    “雪小、雪小,你快醒醒啊!”雪红、梦儿、燕子、罗兰、邂逅、梧桐、如梦、雨后彩虹、雪景、等等一大帮子人,围着雪小个个没好动静的喊着雪小,雪小是一名专门写实有正义感的蹲点作家,听着众人纷纷的说着以上那些彪子的提案,气的一下子就晕了过去。还得说在众人中,特有威望大姐大式的人物炊烟大姐能坐得住阵脚,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红酒,将眼睛上的墨镜向上推了一下,向着雪小的脸上喷了一口红酒,“唉!气杀我也。”雪小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疯华正猫接过炊烟大姐手中的红酒,端给雪小喝了一小口之后,雪小的脸色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这时又听到“嘭!”的一声,“彪子,你们这帮小牛犊子不喘气,完犊子儿一个的玩艺。”灞桥气的指着这帮子人骂了起来,“那几个彪子的提案就能让你们生气成这样?,他们彪你们也彪啊?南海和台岛问题是迟早要解决的,只要有解放军在,在南海上折腾的那些个王八羔子,那个也占不了便宜。”默然幽雅的端了一杯酒,递给了灞桥,“消消气,有话好好说。”灞桥仰脖一口干了,对着默然借题发挥的说道:“别着急,下集就拍摄到包围你了,这些个以小犯上倒反西岐的叛贼,居然让皇上和他们坐在一起,气杀老夫也!”

     晚宴结束,第二天早上天才一亮,就听着村大广播喇叭在那放着熟悉的让人睡不着的乐曲,请跟我做广播体操,一、二、三、四,睡不着了,看着床上还睡的好象死猪一样的老领导,我穿上了衣服,轻轻的关好了《神泉宾馆》0168房间的房门,顺着一条小路直奔神池鱼塘,真是莫道君行早,还有早行人,远远的看到鱼塘边上隐隐约约的站着几个人影,一条人影跟着广播体操的节奏,在那儿扭着屁股,嘴上还说着浙江方言,一、二、三、四,我大声的向他们打着招呼,“兄弟早上好!”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社员哥们的,《承包讨论大会》http://renmingongshe64.blog.163.com/blog/static/8341943520092292202664/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1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