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血红的十九岁. 之二  

2009-04-27 08:26:29|  分类: 军中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类解读刘猛小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血红的十九岁.之二 - 寒文 - 虎狼兄弟连--寒文欢迎您

   我们这两个黑炭头一样的男人,谁知道他妈的到底躺了多久,反正是慢慢的缓过劲来了,吸烟,还是他妈的吸烟。小庄扭过了身子---------!

   一颗流弹击穿了我的小影防弹衣的背部,子弹直接穿过心脏但是被前面的防弹衣挡住了。于是她的背部有血,前胸有血,防弹衣的前面什么都没有。
  如果我不催她快点,这颗流弹是要打中我的。
一切都静止了。
她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啊!——是我让她跑的啊!是我让她跑的啊!是我让她跑的啊!
如果她不跑,她的速度再慢一点——那就是我死啊!
  为什么不让我死啊!
  为什么啊!
  为什么不让我死啊!
 “啊——”
我大叫,赶紧堵住小影的伤口堵住她的血不能不能再流血了!赶紧啊!赶紧止血啊!

  “医生!医生!”我大喊。
医生和女兵们跑过来了她们推开我,小菲拉住我。
医生赶紧就检查还给小影作人工呼吸。
我就看着傻傻的看着,嘴里念叨着:“是我让她跑的,是我让她跑的,是我让她跑的……”
  “小庄你别这样!小庄你别这样!”小菲哭着拉着我喊。
  “是我让她跑的!”
我大叫一声。然后又是在嘴里念叨:“我让她跑的,是我……”
   医生抬起头,摇摇。女兵们都掉泪了。
  “救啊!你们为什么不救她啊!”我喊着一把推开小菲,她被我推倒了。她大叫一声但是我顾不上了。
  “你们为什么不救她啊?!”我冲着医生高喊。
  医生是个女干部:“小庄,你听我说小影她……”
  “我不听你说!我要你救她!”
  我扯着脖子喊。
  “小庄……”
  医生的眼泪吧嗒吧嗒下来:“你……”
  我一把推开她,她也倒了但是我什么都顾不上了。
  我拨开女兵。
  我看见了我的小影。
  她还睁着眼睛,但是已经无神。
  她依旧白皙,但是已经没有红晕。
  “啊——”
  我怒吼一声拿起步枪:“我宰了你们!”
  我冲向面前的原始丛林。
  我要报仇!我要把你们全都宰了!
  我要杀光你们这帮子-------我不管是政府军还是游击队!
  我大叫着冲向丛林。
  然后我被一脚踢倒了!
  后面飞起的一脚——是狗头高中队。
  他这个孙子飞起一脚踢在我的背上,一下子将我踢倒在地上。
  “把他的枪给我下了!”
  狗头高中队命令。
  几个弟兄就按到我下了我的枪。
  我的双手空了我站起来揪住狗头高中队:“我要报仇!你让他们把枪还给我!把枪还给我!”
  “你跟谁报仇?!”狗头高中队就喊,“别忘了你是一个维和部队的战士!”
  “我跟这帮--------报仇!”
  我一把拔出自己的手枪哗一声拉开保险但是随即就被狗头高中队利落的抢走了速度太快了我甚至记不住他用了什么招数,我顾不上想别的拔出自己的95刺刀转身就跑向丛林:
  “啊——”
  我怒吼我表情狰狞我要报仇!
  ——但是随即又被踢倒了。
  然后弟兄们就按倒我再缴了刺刀我就真的赤手空拳了。
  “我要报仇!”
  狗头高中队看着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他,我恨了很久很久,因为他不让我报仇……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我高喊。
  “班长班长,你别这样!”
  我的弟兄们都劝我。
  我就看见小影被女兵放上担架。
  我就一下子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大力气把几个弟兄都挣开扑向我的小影。
  “你们都别碰她!都别碰她!”
  我把所有女兵全都推开我抱起我的小影。
  小影还睁着眼,苍白的脸上嘴角还带着笑意好像在说:小庄小庄你个黑猴子,你看你的小影多听话你叫我跑我就跑,这么多人多给你面子,你以后要好好疼我啊……
  “啊——”
  我跟个疯子一样大喊。
  所有的人都不敢劝我,都不敢过来。
  我抱着小影一下子跪下来抱的死死的,抱的紧紧的。
  我只是在喊,只是在吼,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啊——”
  我扯破嗓子大喊。
  我颤抖着手抚摸小影的脸她的脸上已经没有温度。
  但是她的眼睛还睁着她的眼睛还睁着就那么看着我啊!
  她真的就那么看着我啊!
  我抱紧她我记不清我是不是流泪了但是我知道我抱她抱的很紧很紧。
  小影啊!
  我的小影啊!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不可能啊?!
  我抱紧我的小影我不知道该问谁。
  我茫然的望着四周的脸好像谁都不认识了。
  “她没死,她没死!”我嘴里念叨着,“医生,你看她还在跟我说话呢!你们赶紧救她,赶紧救她……”
  小菲就哭出声了:“小庄,你冷静点。”
  “她没死!”我站起拉大吼,“小影不会死的!小影要和小庄在一起!小影不会死的!我没死她就不会死!”
  我就这么喊着谁都不敢上来劝我。
  “小影不会死的!”
  我喊,扯破嗓子喊啊!
  我就这么念叨着:“小影不会死的,小影不会死的,小影怎么能死呢?我还没死呢?你怎么能死呢?你不会死的……”
  大家都哭了。
  女兵们都哭出声了。
  我就那么念叨着。
  
    我恍恍忽忽的梦中又回到了我们中转的澳大利亚军舰上,我忘记了是什么军舰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要转到一个什么地方换乘包租的波音飞机,是哪儿我忘记了——因为我根本就不可能记得别的什么。
  我就那么一直站着。
  没有任何表情。
  在我的面前,那片热带丛林覆盖的岛国距离我越来越远。
  没有人和我说话,也没有人愿意打扰我。
  我看着那个岛国的海岸线一点一点离我远去。
  也离我的小影越来越远。
  越来越远了。
  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去过一样。
  但是,小影没有了。
  她不象来的时候那样活蹦乱跳的。
  她躺在我的身边。
  我也看不见她的脸。
  我们中间隔着的,是一个尘世和天堂的界线。
  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看着那个岛国距离我越来越远。
  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着什么。
  我现在想起来了——我的联合国奖章——它去哪儿了。
  我把那个奖章的盒子拿出来拿在手里。
  远远的,远远的。
  我把它抛向了无边的大海。
  ——我一生一世不要再见到这个奖章,永远不要。
  远远的,远远的抛向了大海。
  转瞬它就被大海吞噬了。
  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就消失了。
  犹如小兵的生命。
  就那么消失了。
  消失了。
  我站在我的小影身边,我还穿着迷彩服戴着蓝色贝雷帽,但是我的手中没有步枪身上也没有手枪枪刺——这些早就被狗头高中队下令收缴了,倒不是怕我出去闹事杀人,我也不会那么作。
  都知道不能让我跟武器沾边。
  因为,我会自杀。
  每天都有一个弟兄看着我,也不敢和我说话,我当然也不会跟他说话——我有什么可以说的呢?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那天以后我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小影,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喝了一点稀饭,还是小菲哭着求我吃的。我不想再让他们为我担心了,我只能这么作。
  几天后——到底是几天我记不得了,因为我实在也不想回忆——我接到命令,护送小影回国,当然我也不用再来了。小菲也在军舰上,她也是指派护送小影回国的——其实我现在知道,是干部怕我出事,他们都知道和小影关系最好的是小菲,她的话我好歹还听听,依照我的心态,就是跟个大队常委级别的干部,在关键时候也不管用。
  干部还是有的,但是是谁我就记不得了。
  脑子一片混乱。
  我就那么默默的看着大海,看着那个岛国一点一点消失在我的视野。
  还有谁知道,我们曾经来过这个地方?
  还有谁知道,小影倒在这个地方?
  我不知道有谁知道。
  就那么看着,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
  也没有眼泪,早就哭干了。
  小菲走过来,什么都没说。
  我看看她,还是看着大海。
  她把手放在我握着栏杆的手上,手是冰凉的,海风佷大,但是掌心是有温度的,就传到我的手背上。
  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能说什么呢?
  很久很久,小菲才说:“无论如何,不要这么轻易的去见小影——你还什么都没有作,你不能这么见她,她会伤心的——其实,她在我们女兵中间一直都说,你是个能办大事的男人,只是还没有长大。——不要让她失望,好吗?”
  我没说话。
  “你真的要去见她,我们谁都拦不住你。”小菲说,“只是,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去见小影,她才会高兴。”
  我闭上眼睛,海风吹拂着我变得麻木的脸。
  波音包机机舱的门缓缓的打开,我却什么都听不见。
  我知道有低沉的军乐。
  但是我真的听不见。
  我抬着小影,我们几个弟兄抬着小影。
  她安静的在那个木头盒子里面睡去了。
  我们缓缓的走下飞机。
  在我的眼里,眼前的一切都视若无物。我知道有军乐队,有仪仗队,有迎接的首长和兄弟姐妹……但是我真的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的眼前什么都没有,真的一片空白。
  我就那么抬着小影。
  我们弟兄就那么抬着小影。
  缓缓的走。
  走在长长的红色地毯上。
  我知道仪仗队的弟兄在队长的军刀挥舞下操枪敬礼。
  我也知道迎接的首长们和兄弟姐妹都在敬礼。
  但是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或者说,什么都记不起来。
  就那么缓缓的走。
  没有眼泪,没有表情。
  缓缓的,抬着我的小影缓缓的走。
  缓缓的,抬着我们的女兵缓缓的走。
  缓缓的,抬着我们的中国维和女兵缓缓的走。
  国旗,军旗,敬礼,军乐,军刀。
  就是这些记忆的残片,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的小影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我走的很轻佷轻。
  我们都走的很轻佷轻。
  我们都怕,把她吵醒了。
  因为我告诉过他们,小影喜欢睡懒觉,而且睡的佷轻,最不喜欢被打扰,一有动静就醒了就不高兴就嘟嘴。
  于是,我们都走的很轻。
  因为我们知道,小影睡着了。
  我们不能把她吵醒,她在某国维和期间也是没日没夜的,白皙的皮肤晒黑了,甚至有的地方被晒暴了皮,白中透红的苹果似的脸颊也瘦削下去了。
  她累了,睡着了。
  好久没有这样睡一个好觉了。
  你们说,她不是睡着了吗?
  后面的事情,交接、手续什么的我都记不得了,因为都不是我去办的——谁也不会让我去办,也没有让我见小影的父母,都不敢让我见,也不敢让他们见。
  我就没有什么感觉的任凭我的弟兄们带我去哪儿。
  就那么坐在车上。
  我摘下我的蓝色贝雷帽。
  我知道,我再也不想看见了。
  我闭上我的眼,靠在车厢上。
  我知道小影睡着了。
  我再也不能吵醒她了。
  她累了。
  我闭上我的眼,不说话,也没有人跟我说话。
  只是,眼泪默默的滑出我紧闭的双眼。
  我知道,小影睡着了。
  你们谁想告诉我,她不是睡着了吗?
  小影只是睡着了。
  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