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重逢  

2010-02-22 13:40:07|  分类: 乡情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逢 - 寒文 - 虎狼野战营
[小重山].天边是夕阳

凤吹雪打裹寒装。

冰城无去处,夜暗藏。

窗花月淡书声扬。

盼相聚,冬梅花枝放。


影儿挽红妆。

乡愁四十年,在他乡。

梦里梦外茅草堂。

踪芳现,天边是夕阳。


天色渐渐的黑了,在小影的电话催促中,我合上书本,从学校向外急步的走去。

在一辆黑色的天籁车中,坐着那个分开了四十年的小女孩,小影。

是的,四十年了,从前我就是这样叫她的,小影----------!

我打开了前车门,才坐在副驾驶的坐位上,一副手套轻轻的敲打在我的头上,随后,我就看到了那双大眼睛,她还是那样的明亮,依然是那样的清澈。

看着她方向盘上的那双手,我的手慢慢的伸了过去!

两双久别了四十年的双手,就那样轻轻的握在了一起。随即,一串银玲般亲切的笑声,在这夜幕下的哈尔滨,欢欣的响了起来。小影边笑边说道,“你还是小时候那样子,猪八戒的耳朵。”

虽说再次相逢已是四十年过去,但彼此之间,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一支香烟轻轻的放在了我的手中,知道我嗜烟如命的小影,早在车中给我备下了香烟,并且高兴的说道,“抽吧,知道你喜欢吸烟,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随着烟草香味的飘荡,在这红亮亮烟头的燃烧中,让我想起了母亲河的小油灯,和那摇摆不定的烛光。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在一个夏天,是的,一个好美好美的夏天。美的我不行不行的,又要去姥姥家了,又能再次亲吻那条母亲河了。

在黄泥的摔打和河水的拍打中,走过了我的又一个暑假。开学了!妈妈没有来接我,背起了姥姥给我准备好的书包,风一样的冲向了村中的课堂。

“韩文,这个学期你和梅之影同桌上课学习,希望你们相互帮助,共同进步。”随着张老师的声音落下,我第一次看到了坐在一个破桌子旁边的小影。

看着这个一脸娇柔长着大大的眼睛,又有些高傲的小影,我总算是坐在了那个吱吱响的破长条登子上,就这样,两个小孩子的故事开始了。这课上的,第一天我们俩个就开始了小孩子的战争。

上课了!看着老师在黑板上,用粉笔刷刷的书写着一串串的拼音,我的脑袋大了,眼睛花了,人也晕的傻了。原因吗?简单。我在家放暑假时才学了拼音的开头,没想到在这儿,人家的拼音马上学完了,也就是说,我现在是班上最差的学生。

到了这节骨眼上,别说拼音了,就是拼命也赶不上了。直到最后,我的拼音也没学全,这就是我现在打字,只会用五笔不会用拼音的原因。

偏偏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很少,才在黑板上写完了拼音,老师就去别的班上课去了,更加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时的小影,大模大样的拿起了教鞭,在那儿带领同学摇晃着脑袋,唱起了鸟语,虽说我没听明白念的是啥,可小影的声音好听极了,好象是小鸟在唱,是的,就是在唱!

这时,我真的想和同学们一起唱,真的好想啊,我是个不愿意认输的人,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曾经的男孩子们你别笑,请回忆一下你们的儿时-----------!

越是怕啥就越来啥,这时,就听小影高声的叫着,“韩文,韩文,韩文!”我急忙站起来,“到!”

我大声的回答着。接着我又坐下了,我凭啥站起来,你又不是老师。

看到我又坐下了,小影在同学们的轰笑中,用教鞭使着劲的敲了一下桌子,事后我也不明白,这丫头哪来这么大的本事,敢对我吆喝起来。这时我的发小提醒我,“韩文,老师不在时都是她代表老师上课,当然是她学会了的。”

看到全班的同学看着我,我也有些心虚,又有一些不服气。这丫头看着我一脸的不服气,用教鞭指着我说,“同学们全在念拼音,你为啥不跟着读?看你耳朵长的挺大的,好象猪八戒的耳朵,为啥不管用啊?”

“谁说我没念了?”我大声的争执着。“好啊,你上来念。”随后小影指着我说。上就上,我怕啥,我厚着脸皮走到了黑板前。虽然有着一股子壮气,可也是真的晕哪。现在我想啊,就是灞桥上来也得晕菜!

看到我在那儿傻晕的样子,小影说,“你就站在这儿听同学们念好了。”我的死党发小也举手说,“我也陪同韩文罚站。”就这样,同学们在那儿念着,我们在这儿站着,更加可气的是,小影还边问,“腿累吗?麻不麻?”我更着个小脖子扭头咬着牙说,“不累、不麻!”

终于下课了,我冲着她的背影暗暗的说,“等着,你个小柴火妞!”

又是一节上课的钟声响了,当我们又一次的坐在一起时,我这才有时间近距离的打量起小影。穿着虽说没什么特殊,可那一身普通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与别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样,现在知道了那就是女孩子的韵味,气质!

写到这儿,有些累了,吃口饭,偷了菜再写!

“文文,这是李工,我的好姐姐,是搞工程预算的,你们是同行!”小影还是小时候的习惯称呼我。“你好李工!”我向后座上一位长像文静淑女的女士,礼貌性的问候了一下。“晚上吃什么?”小影边开车边问我。吃什么?我暗暗的唠叨着。“你妈妈烙的韭菜合子,还有那皮冻,到现在我都吃不够!”“妈妈还好吧?”我轻声的问道。“嗯!身子骨还好,知道你要来,还念叨你那,”

妈妈,母亲河的妈妈---------!

我自语着。小影知道我的近况,也是近两年通过发小得到的消息。

“你没学全拼音吗?”小影小着声的问我。这时,那个威风凛凛的小影一下子变得文静了起来。她可能在我发小那儿听说了我在家学习的情况。“我来帮你补习好不好?”惊讶中也不禁暗暗的佩服对方,一个女孩子能这样的大度。

看着我笨笨的削着铅笔,小影不说话的,递过来一个很女孩子味的、粉色的小铅笔拧子,并且用鼓励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迟缓的用手接了过来,上面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可能是胭脂吧,那个年代女孩子常用的。

小孩子之间的个性和冲动,都在这淡淡的香气中,散发的烟消云散。

“你为啥叫梅之影?真的有这个姓吗?”我扭脸问道。“当然有了,我的名字是爸爸取的。你为啥叫韩文哪?”小影随后又俏皮的向我问道。“我姓王,这是我的父性,在这个村中,没人知道我的父性,都知道我姥姥家姓韩,保密啊。”“嗯!”小影使着劲的点头!

那一年,两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就在那流淌的母亲河畔,就在那个四处透风的茅草堂中,相识了!

写到这儿,突然感觉手中的笔有些沉重了。

这一生,走过了多少乡村的小路,趟过了多少条小河,可怎么也忘不了那条亲亲的母亲河!

小影家有着好多收藏的书刊,有着好多好多的温暖,有着好多好多儿时的眷恋。

蓝花纸棚,干净整洁的小火炕上,书本翻腾的哗哗做响。从她的口中,常常的唱着我听不懂的歌曲,后来知道那是前苏联歌曲。

母亲河畔,男孩子玩的浑身泥土,小影总是眷恋在绿绿的田野花间。

红色的衣服,拥抱着绿草丛中,好看,真的好看啊!

每当我玩的累了,累的不行不行的时候,我就会扯脖子喊着,“小影,唱首歌吧,”歌声中,我躺在小河旁边,总是懒懒的不想起来。

韩------文,小-----影,回家吃饭了!远处又传来了小影妈妈的呼喊声。

冲啊!小孩子们风一样的卷向家的方向。

别看小影是个女孩子,跑的可是一点也不慢,那叫一个快,真快!

“小影,你慢着点开车啊!”看着好象镜子一样溜光的冰雪路面,我口中不放心的说着。别看我这开车的技术不咋样,可我坐在别人的车上,总是好象个老司机一样的吆五喝六的指挥着。

“你会开车吗?这样的冰雪路面你咋开?”小影边开车边向我问着。点上了一支烟,我脖子一扭,“当然会了,你当我学拼音哪?这样的冰雪路面,不能猛的增减油门,不能打冷方向,”我厚着脸皮在那儿说开了。

“就是这样的冰雪路面,小影开车也经常是100多个。”这时,后面的李工说话了。“是不是真的啊?”我不相信的问道。“当然了,让你这个济南大城市来的山炮见识一下。”小影开心的笑着说。车一下子向前窜了出去。真快!

真快啊,四十年了!

妈妈来接我了,又是一个回家的日子。又一次的踏上了那条弯曲的乡村小路,在后面的发小中,远远的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我知道那是小影在送我。后来知道,长大之后的小影,口中经常的唱着一首歌曲,《小路》

“吃菜啊,你想啥哪?一个大老爷们,别让李姐笑话你。”小影在我的肩膀上打了一下说着。

“想那条河,想那条小路,想你的歌声!”

又是一个夏天。才下了车,我就向村中飞一样的奔去,姥姥,小影我回来了!

发小全都围了上来,一一的问过之后,“小影哪?”我急忙的问着。“她走了,回哈尔滨了,全家都搬走了。”

我傻了,哭了!

发小们看到我哭了,有的人也跟着哭了,是的,好多发小哭了!

几个女发小哽咽着说,“韩文,这是小影走时留给你的,小影走时也哭了!是她妈妈硬拉着她上车的”

我打开一个花手帕,里面包裹着那个还散发着淡淡香味粉色的小铅笔拧子,还有一张硬硬的通往哈尔滨的旧火车票。

眼泪一窜窜的往下落着,那个会唱歌的小女孩儿,那个红色的影子,飘荡的好远好远!

“哈尔滨在哪儿?”我哭着问姥姥。姥姥用爱惜的眼光看着我!

“哈尔滨好远哪,你还太小,等你长大了之后再去吧。”姥姥心疼的安慰着我说。

从此,我恨上了这该死的哈尔滨,它为啥离我那么远,好象在天边,它带走了我的小影,撕碎了我儿时那片蔚蓝的天空。

这该死的哈尔滨------------!

“那条母亲河还那样清澈吗?荷花还那样的美吗?”小影轻声的问着。

“是的,美!”

“每次我回母亲河,总是用清澈的河水,冼刷着乡愁的眼泪。每次踏上那条用亲情镶嵌的小路,我都会想起你,想起那个离别的夏天,还有那张你留给我永远也无法乘坐的火车票!”

“喝杯酒吧韩文。”李姐举起了酒杯。这顿饭吃的,李姐肯定是感觉憋屈。

“我们去唱歌吧,你来一回哈尔滨不容易,别唱你部队的歌曲啊,我可受不了你那破锣嗓子。”

可我还是扯着脖子,张开了破锣嗓子唱起了那首,“故乡的云!”

不写了,累了,心酸了。

想家乡的山,家乡的河,家乡的人!

好想再摔打一下那黄色的泥土,躺在母亲河边,痛快的哭一回!

耳边又传来了嫩江江畔,大姐和二姐叮咛的声音,“寒文哪,别尿叽啊!”

韦中校,大脑袋,我在这儿等你们哪,快来吧!远方又传来了泰山之巅那长长的呼唤。

我写的不是故事,是孤独,是乡愁啊-------------------!

不知是谁说过:

小时侯,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就在那个美丽温暖的夏天,那个爱唱歌的小女孩,随着下放回城的父母,离开了我的母亲河!

(本人是个粗人,文中错字病句不少,请朋友指正,寒文在此多谢了!)

重逢 - 寒文 - 虎狼兄弟连欢迎您!小影 - 寒文 - 虎狼兄弟连---寒文欢迎您!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