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靠山屯轶事.幽兰  

2014-08-23 08:04:30|  分类: 靠山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靠山屯轶事》.幽兰 - 寒文 - 猎箭野战营“从明天开始,咱阳光学校就正式放暑假了。九月一日正式开学,祝大家暑期快乐!”说完后校长如月那美丽的脸蛋子好似秋天的红苹果一样,红了一下,笑了一下!
    
 “兰夫、兰夫。我放暑假了、解放了。”小幽快乐的像一阵风似的举着两只手爪子从外面冲了进来。两只手爪子在脑袋瓜子顶上像扭大秧歌一样来回的拨愣着。一阵小碎步围着兰夫转了好几个圈儿。

  兰夫慢腾腾的抬起了脑袋,放下手中正在书写的毛笔,“你这是放暑假啦?我咋感觉像是让隔壁的疯猫给挠了似的。”小幽看着兰夫,“你!你你。”说完脚丫子在地上用力的跺了一下,然后转身儿操起了电话:“我说秀才啊,给我说说驴行中应当注意的事项呗。”
   默然在电话中不紧不慢的咳嗽了两下:“这事你问我?你咋不问寒老四啊?我现在只是头弱驴,上山腰疼腿疼,下山屁股疼。”小幽惊诧的问道,“为什么啊?”默然的电话在小幽的疑问中挂了。

   稍一迟疑,扭身出了大门。隔壁的疯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马扎子上,在他家大门口手中捧着一本书正摇头晃脑的读着什么。“猫!寒老四在家没?”疯猫眼皮子向上一撩幽兰,“你问我?你自己不会看啊,他家的烟囱冒烟没有。”小幽照着疯猫的马扎子上用力的踹了一脚。“这大夏天的你家烧灶炕啊?脑袋瓜子笨的跟个土豆似的。”随后,也不管被踹倒在地上的疯猫白眼连翻,又一阵风似的窜向了若雨家。
 “ 兰姨好!”小英子与正在往若雨家赶的小幽走了个对头碰。
 “哟!这不是小英子嘛,放暑假了?你爹呢?”
小英子的脸上略微一红,“兰姨!我爹没在家。和默然叔老牛大爷他们去萝卜村喝喜酒去了,说是今天晚上回来。”随后向幽兰看了看,像是有话要问什么。
 “咋啦英子?有话就和兰姨说。兰姨可不是外人,你小时候兰姨可没少抱你。你可是咱靠山屯女人奶大的丫头。”
 “兰姨!他们都说寒文不是我亲爹,默然才是。这是不是真的啊兰姨?”说完小英子上前拉住了幽兰的双手。”
 “这是哪个王八蛋吃饱了没事儿撑的啊,跟孩子说这个缺不缺德啊。默然这个酸秀才真不是东西啊,就因为这个事儿搞的寒老四现在还光棍一条哪。若不是寒老四讲义气,梅子早就扒了秀才的皮了。”
小幽在心里问候了一下那帮嚼舌头人的祖宗八代。“英子啊!别听这帮人胡咧咧,你爹没在家,快回你大姑蓝天家去吧。兰姨还有事儿。”
 “嗯!兰姨再见,我大姑出门旅游去了,我去我小姑叶子家了。”看着小英子的背影儿,幽兰的心里涌出阵阵的酸疼。
   
 “若雨,若雨在家没?”小幽推开了若雨家的大门就喊上了。“大中午的你叫唤啥啊你?”随后,脸上贴着一片白菜叶子的若雨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咋有空上我这来了?放暑假了吧?”若雨边说边随手扯下了脸蛋子上的白菜帮子。
 “ 哈哈!你这是什么情况?”幽兰看着一脸白菜帮子的若雨笑的那嘴快咧到耳朵根子上了。
 “笑,笑你个铲铲。这不是村医美丽雨出的美容偏方嘛。说是白菜帮子水多,给脸补水还能美白。又省钱是又省事儿”
 若雨说完后随手就将手中的白菜帮子呼在了幽兰的脸上。小幽从脸上拿开白菜叶子,给了若雨一个白眼。
 “若像你说的这么神,那脸上贴上地瓜片那不成了黄脸婆了。”靠山屯儿这帮儿老娘们儿没事就抬杠,得空了就掐。
 “咋有空上我这儿得瑟来了?”若雨扯着幽兰向屋里走去。
 “这不是放暑假了吗,想找你搭伙出门玩去哪。你知道我心粗胆又小一个人也不敢出门啊。再说兰夫也不同意啊!”
 “我可没空陪你出去疯,我出门了家里的澡堂子谁管啊?”若雨那是一脸肉疼的表情。
 “切!就你家那四处透光的破澡堂子,大热天的谁来洗啊,也就是吴老二那个浑人扒窗子看个风景吧。”小幽一脸坏笑的看着若雨,可算是报了白菜帮子的仇了。
  “啊!”随着幽兰的一声惨叫,若雨在幽兰那肉多的地方狠狠的掐了一下。“看你以后还敢乱说不。”若雨最怕的就是有人提这茬儿。
 “我看你还是找如月和烟雨陪你去吧,她俩放暑假也有功夫。如月厚道烟雨精明,出门相互有个照应。”若雨说完后张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啊呲。这就是要送客了。幽兰站起来,“你就睡吧,过年养肥了正好宰了。”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门。

 幽兰也懒得跑了,大热天的。操起了电话打给了如月和烟雨。这俩娘们也是想出去放放风,一说就妥妥的。约好了时间和出去玩的地方,这才悠悠的向家走去。

 一周后!三女穿着打扮好了在村东头老榆树底下集合后,就等着搭默然的车去县城坐火车出门得瑟去了。烟雨正在心里嘀咕这秀才是不是又晒被子哪,咋这么慢哪。抬头就看到寒老四背着双手悠然自得的走了过来。
 “哟!你们这是出门?还是走亲戚?”
 “要你管!”烟雨冲寒老四翻腾了一个白眼。
 “老寒哪,我们出门去玩上一周。这不是放假了吗。”如月厚道的回应着寒老四。
 “我说老韩婆子,你们三出门可要注意安全啊。上下车别落下东西,看好了车次别坐错车啥的。”
 “我说老寒啊!咱们村一共就三家姓韩的,你和叶子加上如月,你能不能以后别老韩婆子、老韩婆子的叫啊。人家现在是韩校长!”烟雨又冲寒老四翻腾个白眼。
  寒老四冲烟雨白愣了一下。“你出门最好是戴上个墨镜,就你那蝴蝶迷的眼睛,出门容易惹事。”没等烟雨发飙,寒老四转身就走了,那叫一个快。
  寒老四才走默然的车就到了。三女上车后幽兰就问上默然了:“秀才啊,你下山屁股疼是咋回事儿啊?”
  “好奇害死猫啊!这还用问嘛,下山腿软坐地下出溜下来的呗。不过你没事儿,你要是出溜着下山不会疼。”秀才那是嘴上从来不吃亏的人。说完后就坏笑着安心开车。
  “哈哈!”如月在副驾座上笑的前仰后合。小幽这才反应过来秀才的坏话。对秀才没法下手,只好狠狠的掐了一下如月。到了县城拿到了火车票后,默然一溜烟儿的开车窜了。
   这三娘们拿着火车卧铺这家伙高兴的,就像是冲出了笼子的老母鸡一样,咋沙着翅膀光顾着乐了。事后!这三个娘们退了卧铺票,改买了硬座出行。原因是高兴的跑错了火车站,本应当是在南站上车,结果是跑到了北站。再往回返南站是来不及了,只好坐硬座出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