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狼野战营

爱戴生命、活着就是王道!

 
 
 

日志

 
 
关于我

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北大荒儿女、45团大院成长的子弟!“动乱的年代造就的一代兵痞。一个介于正斜之间为战争而生的人, 在寂静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荒的中秋  

2016-09-13 21:51:40|  分类: 北大荒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中秋 - 寒文 - 猎箭野战营
    北大荒每当中秋的季节,此时已是秋风瑟瑟,早晚凉意袭人了。好象是有十五个年头没在北大荒过中秋了吧。那时候的月饼没有现在这么花里胡哨,更没有什么天价月饼。只有最原始风味的青红丝和五仁月饼。有时总是在想,那时候日子过的虽然穷点,但是真的没有现在这样整了天儿的、为了一口吃的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记得有一年的中秋,那月饼干巴的硬吃的直掉渣儿,可是嚼在口中依然是香甜可口。有时候是躺在小火炕上吃,有时则候是放在口袋里外面跑着玩时拿出来啃两口。记忆满满的幸福着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好多年。从童年到少年,就是各家流浪的走着,吃着,住着。每当夜阑人静,一双双亲人的眼睛总是在我的眼前晃啊的晃。晃着,晃着!晃的我长出了胡须,长高了身影,在十五的月光下身影儿拖的好长、好长!

    那一年!回到母亲河。老舅妈给我添了个妹妹,农村的日子穷啊。小妹脸上瘦的只剩下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这陌生的哥哥。没有奶粉,只好用小米粥玉米面一口口的给她吃着。我伤心的给小妹起了个外号:“小萝卜头。”

    那年!一走进姥姥家的小院儿,就看到个走路歪歪扭扭两岁左右的小女孩儿,穿着一条水绿色背带式的裤子在院子里的水盆中戏水。每当她在北炕上哭着要去南炕的时候,只要我抱起了她,哭声马上就会停止,才放下两双小手就会照着我的脸上挠下。那年,第一次看到小妹吃着月饼,第一次的没有再挠我的脸庞。

    地里的白菜应当收了吧!上面挂霜了嘛?
那年,中秋节妈妈和一帮人开心的扭着大秧歌。妈妈自己制做的头铈上缀着好多亮晶晶的吊坠,真的很好看。我拉住妈妈的手,从她头上慢慢的摘下了她的桂冠,妈妈又从我的手中拿起来放在我的头上,仔细的端详着,然后点点头。我一头扎进了队伍。

    每到中秋,这乡愁啊,怎么都挥之不去。总是勾的你这心啊,贼拉拉的疼!“此生若是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从来没有和家人说起过我很想家,因为,她们的根不在这。从来没有和儿女说起过我很想家,因为,离家的时候她们还小。我的根在辽西,我的家在黑龙江!

    有人说背景离乡是一种无奈,也有人说外出务工是寻找一条谋生之路。
在我看来则是寻求一种机遇。或者叫投机主义吧!中国人喜欢投机,不管是生活还是政治。我总是自嘲是放羊的人,其实要是真的有羊可放应当多好。生活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得意时需不忘形,沮丧时需不气馁。”

    生活不是加法、也不是减法,是辨证法。做为男人,一肩挑着责任、一肩挑着亲情和道义。一生都得为自己的承诺去诠释着责任。十五年了!这十五年活的艰辛,挑战、刺激和忘我。也许应当换一种活法了。济南,我在这儿生活了十五年。当有一天我真的要离开的时候,我的心会疼嘛?家乡的亲人,发小、同学们,我在他乡举杯共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